当前位置: 主页 > 咨询技术 > 精神分析 >

我就是想再努力看看

编写:广州心理咨询 时间:2018-08-07 点击:
回北京第二个年头了。我不是北京人,之所以说回,是因为这是我第二次决定留在北京。第一次是来念大学。上高中那会,我莫名对北京着了迷,一二本共八个志愿都填了北京,学校无
  深层沟通,我们也形象地称之为心灵基因改造,最主要的目的是清除心灵的挂碍,从最近的一个事件,一个一个的往前追溯,若事件跟前世有关,自然而然就会回溯到前世,而且是清醒的回溯,自己看到自己讲诉。但是深层沟通的重点还是在清除障碍与拔除种子!
  白纸上的黑点,清除的方式有很多种,深层沟通的方式是让我们看清楚黑点是如何形成的,先了解原因。如果是掉了一颗芝麻,在上面看起来是黑的,我们可以选择把他吹掉、拿掉、抠掉,当然若是你绝得这个黑很漂亮也可以选择留着,一切取决在你自己!你就是自己生命的主人!总之身深层沟通的方式是透过的引导,引导我们自己去看清楚事情的真相,我们不会有任何主观或是暗示性的答案给个案,为的就是要客观!让您自己去了解、去经历自己生命历程的一切,因为自己的命运还是得自己去转换去更改!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去更动你的生命程序的!你就是你自己生命的主人!而且,你有很大的力量可以去 转换,只要你准备好!宇宙的所有力量将因你的要求而实现你的想法!     
 
  苏州心理咨询师说,催眠,很多的机制跟深层沟通很像,也可以回溯前世,但很多精髓是不一样的,由其在清除种子的部份,大多数的催眠师多半会使用覆盖式使令,也就是不管成因是什么,先植入另一个想法进去,这个指令会让个案快速的见到效果,但多半不持久……,就好比一张白纸上的芝麻,催眠师会告诉催眠你黑点已经不见了,就好比用利可带覆盖住了,看起来白纸还是白纸,但是经过日积月累,利可带掉了,黑点还是存在,也因为这样比较不能有效清除内心障碍的因,也无法有效化解当时恩怨的问题,由其是外灵及冤亲债主的问题……,而深层沟通中,已经用“共业”沟通法,在自闭症、植物人、唐氏症中都有明显转化的案例,这也是催眠这个技术较少提及的部份!也是深层沟通跟催眠最大不同的差别!深层沟通和催眠有何不同?催眠并无清除种子的功能,以及与亡灵、外灵沟通的功能,也无法达到宽恕化解的目的。但唯识深层沟通完全可以做到。
 
  催眠指令大多是暗示及覆盖式的,沟通则是开放式、客观引导及释放。且催眠没有:1、与灵沟通的步骤;2、预观未来的步骤;3、宽恕沟通法;4、与物质沟通;5、清除各类种子的步骤等等,因为理论基础不同,所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及技术。唯识深层沟通,我们都强调是在意识清醒状态之下所进行的,这被催眠治疗家称之为浅催眠状态,在这种浅催眠状态下(即意识清醒状态下)做沟通,与深度催眠状态无意识状态下做沟通有什么不一样呢?我认为答案其实就在于沟通的目的是在于“通”,即帮助个案转识成智,从自身的疾病和问题中获得领悟。深度催眠状态,虽然也许会比浅催眠状态下更容易对症状下指令进行改变,新的指令 只要重新植入就可以覆盖旧的指令(指曾经导致个案疾病模式的那些种子),达到改变的效果。但往往却无助于个案从疾病中增长智慧。个案在深度催眠即无意识状态下,即使找到疾病原因,也改变了症状,但他会在唤醒之后对疾病原因仍然一无所知,这就使个案丧失了从疾病中学习的宝贵机会,也丧失了从疾病中获得智慧的机会。正因为丧失了从疾病中学习的机会,他的灵魂体(包括与个案有共业的其他灵魂体)并不会对今生的体验觉得圆满,便可能在下一世的轮回中仍然会选择同样的课题去重蹈覆辙,一直到从这个课题中学习并转识成智为止。    
 
   因此,苏州心理咨询师说,选择普通的催眠治疗还是选择深层沟通,端看个案抱持什么样的心态和目的,是逃避还是面对?是想要方便,还是究竟?是急于改变症状让自己不受痛苦,还是不仅改变症状更要从疾病中学习到智慧,得到圆满,也即佛家所讲的般若。    身体其实是可见的灵魂,灵魂其实是不可见的身体,身体是灵魂最直接的表达方式。灵魂注重的是整体的平衡与生命的提升,身体的疾病和种种问题现象本身其实都是因应于我们灵魂对体验的需求而制造出来的。横亘在身体和灵魂的中间的是我们的头脑(唯识学所谓的第六意识),头脑的想法总是急功近利趋乐避苦一些,头脑的理性与分析往往会阻碍我们的直觉,阻碍我们倾听到灵魂的心声。从短期而言,要想较快地解决症状,得人天福报,催眠治疗未尝不好,而从长远去看,要想彻底解脱轮回(如果轮回真的是一种苦的话),那要转识成智,就需要倾听自己灵魂深层的心声了,做深层沟通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标本兼治,福慧双修。这两个方法类似于佛法中的小乘和大乘。     
 
  在佛陀那个年代,催眠应该是被称之为“外道”,现代心理学的角度而言催眠其实也就是专注和放松,其实也就是修禅定,定力的修行当时印度也很普遍,但在佛陀看来不是最究竟圆满的。因为他达到了最高层次的禅定“非想非非想处定”之后却最终认为这不究竟而舍弃了,最后,在菩提树下透过七天七夜的内观,证得开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无上正等正觉),才得以圆满了自己的修行的。可见,修禅定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内观自己达到开悟之前的助行,是属于佛法三无漏学“戒定慧”中的“定”这一部分,开发我们本来的“慧”才是最终的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没有真正开悟之前,人都是处于某种程度的催眠状态(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中)的,即佛家讲的无明。从这个角度上说,一个人禅定功夫即使再高,其实仍然不过是某种程度的无明状态。当然,这种状态代表我们的灵魂正在体验,并不一定意味这种状态比开悟者的状态就更低级。不错,开悟即觉醒,即成佛,即是究竟,代表的是灵魂实现了自己的体验、圆满了自己的体验,正如佛陀所说“无所从来,亦无所去”。从能量的角度而言,开悟者有能力回归自己本觉的大光明,回归了所有能量中的最精纯的状态,西藏佛法修行者称之为“不死的虹身”也好,净土宗修行人称之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南无阿弥驼佛(无量光、无量寿)也好,(不同宗教可能还有其他的说法,)即便如此,也仅代表我们的灵体回复到自己本来就曾经拥有过的光明状态。但如果我们对开悟状态本身仍旧有一丝的分别与不平等心,就代表其实我们灵魂的体验还远远不够。光体的状态使我们有无限的自由,现代物理学发现光具有“波粒二象性”,这其实是在告诉我们:回归光体就是超越物质与精神,超越时间与空间的能量本体,这也就是说拾回了我们本自具有的一切可能性。回北京第二个年头了。我不是北京人,之所以说回,是因为这是我第二次决定留在北京。第一次是来念大学。上高中那会,我莫名对北京着了迷,一二本共八个志愿都填了北京,学校无所谓,北京的就行。后来我琢磨明白了,我对北京着迷,是因为地铁。我之前没见过地铁,上初中那会来过北京,第一次见。我仍记得是二号线的朝阳门站,我站在黄线外,地铁开来,风就起来了,我就是因为那股地铁带过来的风对北京着迷的。广州心理咨询继续给您讲述。
 
那股风太快了,太现代了,太时尚了,简直像电影里的情节。
 
再次回北京是前年的十二月,到现在整整两年了。这次回北京的原因没那么少年,反倒有些老性:我在南方活得不顺利。除了工作没着落,朋友没几个,积蓄也用完之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那边的气候让我隔三差五就生病。我本打算再撑一段时间,姐们喵喵却在我某次发烧烧得死去活来时打来电话,说我太惨了,非让我回北京。一个恍惚,一个软弱,我就坐上了回北京的飞机。这一回就是两年,快得像那股地铁带过来的风。
 
其实走出学校后的这几年,我自己是没意识到我惨的。即便是在南方,我发着高烧,哆哆嗦嗦去附近的711买一份加肠的车仔面,盘腿坐在行李箱前的时候。回北京后的这两年,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自己的努力下,生活逐渐顺利起来,我就更没觉得我惨了。直到一位前辈说了一句话。
 
这位前辈之前想跟我合作来着,让我帮他写个故事,让我带着以前写的东西给他看。结果他不太满意。他说风格不太适合。我说没关系,说以后有其他机会,要考虑我呦。其实我没觉得怎么样,当然有失落,但在合理范围内。过了大概有一个礼拜,我都忘了这茬了,前辈突然在半夜四五点发来微信。我一看,失眠了。
 
他说真奇怪,这几天总睡不着觉,你不符合我的需要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我为什么就觉得对不起你了。我说,我没觉得受伤害啊,你想多啦,不过也不至于“理所当然”吧,做人不要太坦诚嘛。他又说,可能就因为是你吧,我总觉得你不该过这种奔波操劳的日子,我总觉得你该过得更好。我说那你给我打钱吧,我把支付宝账号给你。
 
也不知为什么,现在已经不能跟人好好说话了,总要扮出一副“我没事啊我很好啊哈哈哈”的样子,或许是不想让自己显得脆弱吧。细想一下,这种伪装又是有必要的,毕竟流露脆弱是件自取其辱的事,因为除了父母,没有人会真正在意你的苦难。可父母又是你最不能透露苦难的人,他们担心你的神情,比羞辱更让人难受,那是一种土崩瓦解般的心碎。
 
但我不得不承认,听前辈说他觉得我应该过得更好的时候,心里确实委屈了一下,像是胸腔里有个鼓得满满的气球被人戳爆了。这个气球里装着我不去想、也不愿去承认的所有事物。
 
是的,一个人过得好不好,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很久以前听过一句话,大意是什么都没有的人,才会向往大城市,因为大城市相对公平。这句话在我这是讲得通的。我一开始误以为向往远方是胸有大志的体现,后来才明白,向往远方是因为家乡没你的地盘。小城市需要家世背景,大城市起码还有一片未知。于是,我这种三无少年,便背上了一包没有家当的空瘪行囊,由此便踏上了通往未知的旅途。
 
我属于天生愚笨的那种人,有一个道理,我在辗转了三个大城市后、花了三年多时间才想明白,才接受了——大城市,也是大城市人的家乡啊。
 
我在大城市认识几个家境很不错的朋友,不爱炫富,人很好的那种。其实相对于他们的家境,更令我羡慕的是他们的眼神,友善、单纯、无所谓,理解不了为什么有人会为生计愁得失眠的眼神。真不是他们故作姿态,而是他们压根就理解不了,就好像你也理解不了他们也会有烦恼一样。
 
于是,理所当然的,命不好这三个字就在我脑海里出现了。
 
这个想法刚出现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我一个曾大言不惭一生年少的少年,为什么会有这等消极懦弱的想法。可是,这个问题就是房间里的大象,而且这头大象在你的生活里定居了,意识不到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别的孩子天南地北去玩,我在朋友圈里看着他们天南地北去玩的时候;别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换手机,我对按键失灵的手机说你还没坏彻底噢的时候;别的孩子换车买房,我还要继续还父母欠下的几十万债的时候。
 
总会委屈一下的吧。委屈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尽管委屈,但道理我还是懂的。那位前辈说我不该奔波操劳,该过得更好,这样说是不对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啊,没有什么是该不该的。你所得到的,你所失去的,就是应该的,不论天意还是人为。
 
我尽力不去做怨天尤人的人。命不好虽然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但万万不许自己说出口,即使我身边很多人都这样说过:和韩寒一个年龄层的写作者,说自己至今默默无闻是命不好;和马伯庸一个公司的工程师,说自己未能飞黄腾达是命不好;和李易峰一个节目的小艺人,说自己没能一炮而红是命不好。旁人听到这样的话也只能笑笑,掂不清安慰他们说,你不是命不好你就是不够努力,该算作安慰还是落井下石。
 
我知道这些朋友为什么怪命不好,他们把曾和那几个人擦肩而过的瞬间,误解成是曾和他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但我又非常能理解他们,毕竟不去怨天尤人,红尘里没几个人能做到。小时候看别人家孩子口袋里有糖,自己口袋里没有会委屈,七十岁见人家怀里抱孙子,自己怀里没有也会委屈。这种委屈在天性里,是没办法避免的,之所以说委屈不对,是因为在委屈过千万次后,知道委屈也没用而已。
 
道理我都懂,知道不该怨天尤人,但命不好这三个字,我还是没忍住说了一次。
 
前段时间在北京见了另一位前辈。前辈在推广一位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朋友,这位朋友我也认识,前辈算是他的老板。前辈问我,你一个月赚多少钱。我照实告诉他了。前辈很惊讶,说怎么那么少,我们那谁,我一个月给他是你的十倍。我说真的吗,我说真好。前辈又问了一遍怎么那么少。我笑着说,可能我就值这么多吧。前辈说我没觉得你比他差啊。我又笑着说,那可能就是我命不好吧。说的时候我没发现,说完才愣了,前辈也愣了,但我们很快就掩饰过去了。前辈转移话题,我也笑着接梗。但我笑的时候啊,咬着牙在心里发了一个誓,命不好这三个字,这辈子就说这一次了。
 
前辈那天说了很多,说正在帮那位朋友策划一个新节目,目前来看很有前景,前辈说明年要为那位朋友准备一个新项目,业内还没有人这么做过。我坐在一旁听着,笑着,说真好,说这样真的很好。我是真觉得好。没有委屈,我已经知道委屈没用了。不会羡慕,我已经知道羡慕不来的。毕竟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嘛,不论资质或是运气。这就是问题,这也是答案。我现在是这个样子的,是因为,我现在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但我,说句不怕大家伙儿笑话的话,我啊,还是想再努力看看,看看能不能改变些什么。不是不信邪,也知道不一定能成功,但就是想再努力看看。不是想证明给别人看,也知道不一定有别人看,但就是想再努力看看。
 
我这样想,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这样想。尽管我们嘴上抱怨着,心里挣扎着,喝着酒骂天骂地骂自己,一觉睡起来,还是想再努力看看。我一哥们,IT男,最近准备创业,想钱想疯了,买打火机只敢买红的,说招财。除了工作就是看书,净看些管理学、消费心理学之类的书。他说他知道这种书聪明人根本不用看,天生就会,他说但他不会,他说知道看了可能还不会,但看过才能甘心。我另一哥们,基层白领,面临成家,女方要房,父母凑钱把首付交了。某天他发现他妈脖子上带了十几年的金项链不见了,他妈没说啥,他也没说啥,只是他躲屋里哭了三天,第四天拿起相机和朋友搞了个婚庆摄影,他说他要赔他妈十条金项链,让她换着带。
 
我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哥们。你说我们这群人是不是命不好,真不是,能选择的东西才有资格说好坏。你说我们这群人是不是笨,那还真是,笨到家了,笨得除了努力,别的什么都不会了。可我们这群笨蛋,心里也都明白着呢,只能努力的人要是再不努力,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加油吧,总之。一起,如果你愿意的话。
 
------分隔线----------------------------

广东心理咨询网

地址:东湖区省府北二路104号江西商务大厦521室
联系人:辛老师 电话:4006123003 QQ/微信:29328078

Copyright © 2002-2021 广东心理咨询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请勿复制本站内容!
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维护和推广  备案号:粤ICP备11111010号